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泰中陆路行(曼谷——清孔——会晒——南塔——勐腊——普洱——昆明——北京)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需要往返于中泰两国之间,也会选择不同的口岸出入境,包括北京、成都、昆明、厦门、广州、深圳等,但这些都是航空口岸。这次由于机票较贵,我得以有个“借口”完成一次泰中两国首都间的陆路之行,中途在老挝南塔和西双版纳作短暂停留、旅游,虽然略有疲劳,但还是很开心。

D1:曼谷——清孔

除早上7点一班外,曼谷至清孔的长途汽车大多在晚上发车,有多家公司可以选择。我为了能够早一点到清孔,选择了唯一的一趟下午班车16:30从曼谷长途汽车北站(Mochit)发车。这是一趟二等车(车上无卫生间),由国营的The Transport运营,票价只有535泰铢。车上乘客不多,所以每个人还是有不少个人空间的,虽然是座位,晚上休息得也还可以。

D2:清孔——会晒——南塔

清晨7点,客车抵达清孔。下车后有Tuk-Tuk等候送乘客到码头(30泰铢),在这里坐船去老挝会晒(Huay Xai)。口岸上午8点才开,来的似乎有点早,但可以排在前面等候过关(事实证明这对于要赶上9:30由会晒开往南塔的那班中巴还是很关键的)。

我过关很顺利,但在我前面的两个持中国护照的女孩被移民局官员每人敲诈了1000泰铢(据她们讲没有逾期居留),看来这个口岸的官员仍然有这个“癖好”。

由中国资助的连接清孔与会晒的大桥已经建好(这样中国的卡车可以以最短的距离进入泰国),但配套的移民局大楼尚未完工,所以游客还是要坐船过岸(40泰铢)。其实坐船的感觉蛮好的。

老挝这边的落地签也很顺利(需提供一张照片,否则要多交钱),倒是去长途汽车站的Tuk-Tuk试图多收钱,好在车上正好有两位泰国游客,我才付了正常的票价(1万基普)。

汽车站离口岸大约有10公里,到了那里已经9点多了,正好赶上9:30发往南塔(Luang Namtha)的中巴(就剩几张票了,虽然12:30还有一班,但如果赶不上早上这班我就没法在南塔玩了),票价6万基普(我来不及换钱,便付了240泰铢,老挝境内很多地方仍普遍接受泰铢和美元)。

会晒经南塔至中国勐腊这段路是老挝境内少有的铺的很好的公路之一,这同样得益于中国政府的资助。会晒至南塔主要是山路,风景不错。中午13:30抵达南塔长途汽车站,这个站同样是远离市区,花1万基普坐Tuk-Tuk来到小的不能再小的“市中心”。这里有多家客栈供选择,有些有中文标记,但看起来没有什么特色。我还是选择了游客云集的Zuela Guesthouse,仅7万基普,异常干净且独具韵味,服务生态度十分友好,所附的餐厅提供价格适中的当地菜和西餐。我花1万7基普吃了一盘炒面,之后正好雨过天晴,老天爷还是很赏脸的。

会晒——南塔中巴中途停车让大家“方便”

南塔旅游如果时间富裕可参加当地旅行社组织的去附近国家保护区的1至3日游,有徒步、划船、参观少数民族村落等项目。我因为时间有限,便在所住的客栈租了一辆自行车(1万基普)开始了我的“田园风光”之旅。

老挝一向以自然、放松著称,到了南塔我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每个租自行车的游客都可以免费拿到一张南塔自行车游览图,有多条线路可供选择。南塔是个多民族聚居区,地图上清楚地标明哪个村庄属于哪个民族,对了解当地的文化很有帮助。

我选择了一条中等距离的经典环行线,花了约3个小时,估计全程有二三十公里。路上风光很好,所以也不是觉得很累。最令人赏心悦目的是从Ban Nam Thong(泰泐族村庄,与中国的傣族同源)到Ban Pong(黑傣族村庄)的一段土路,途中经过一座竹木桥,要推着车子过去。Ban Nam Thong在南塔河东面的3A公路上,土路的入口就在一座祠庙的斜对面。这段3公里的土路途径两个村庄,路边尽是绿油油的稻田和高大的芭蕉树,我虽是骑车而过,但真是有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的感觉。从Ban Pong的岔路口往西走没多久就到了一个更大一点的黑傣族村庄Ban Pasak,这里有一所小学,旁边就是云南公司承建的南塔大桥。再往西1.5公里就到了连接长途汽车站和市区的主路(柏油路)上了。

老挝北部的3A公路经过南塔

南塔市区很小,大部分马路晚上较黑。游客多在客栈内的餐厅就餐,为数不多的几家独立餐厅以当地菜为主,Zuela Guesthouse对面的夜市是一个品尝当地小吃的好地方。

D3:南塔——勐腊——普洱

每天早上8:30,从南塔有发往云南景洪和勐腊的班车,是两趟不同的班车,其中去景洪的由于乘客较多用的是大车。我因为要去勐腊附近的望天树景区玩,所以选择乘坐勐腊班车(5万基普)。早上在市区等Tuk-Tuk去汽车站,由于找不到其他乘客,我只能包一辆车,所幸只有2万基普。

上了这辆“老挝南塔——中国勐腊”中巴,就仿佛已经身临中国:车是依维柯,司机是云南人,放的是“凤凰传奇”歌曲。大约一个小时后抵达老挝的边境城镇磨丁(Boten)。一本英文旅游手册这样介绍磨丁:如果你想看看中国是什么样子但又不进入中国的话,磨丁正是这样一个地方。事实确实如此。车刚进入磨丁,手机上就收到中国移动的慰问短信;磨丁的商店全部标中文,而老挝文反而放在了下面;就连街道也用中文路牌。现在的磨丁已是老挝境内的“特区”,与十年前是天壤之别了(我那时去西双版纳曾做边境之旅来过这里)。

南塔——勐腊国际班车很有中国味道

边境过关也很顺利,老挝这边一如既往什么也不查,中国磨憨口岸的官员还是对每个人进行了开包检查,也算正常(毕竟是金三角嘛)。北京时间中午12:00(老挝时间上午11:00),这辆一路上放着中国歌曲的依维柯驶入了勐腊汽车站,正好可以赶上12:40去望天树方向的班车(9元),而车站对面小餐厅卖的快餐很好地解决了午饭问题。

由于我以前来过西双版纳,去过中科院植物园、曼飞龙佛塔、野象谷等景点,这次决定去一个相对较新的“望天树景区”,位于勐腊附近,坐过路班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望天树景区有两个入口,第一个入口招牌很大,其实在这里主要是买船票(40元)坐船到第二个入口(雨林码头)从那里进入景区。而第二个入口其实也在公路旁,我跟着当地人在第二个入口处下了车省了40元(当然如果就想坐船则另当别论)。

中国景点的一大特点就是由旅游公司统一管理,然后收取高额的门票费(在国外搞徒步之类的通常是找当地旅行社提供导游交通等服务,客观上给当地人提供了就业机会),望天树自然也不例外。除门票60元外,上空中走廊还要交上120元(记得马来西亚国家公园里的吊桥根本不收费)。平心而论,望天树景区作为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里的一处天然氧吧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地方,特别是在其两条小径蔡希陶小径和菲利普小径上徒步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所谓的“空中走廊”其实就是森林中的一段吊桥

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森林洗礼之后,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望天树景区,拦过路车回到了勐腊汽车站。勐腊有直达昆明的夜班车,但我不想搞得太累,于是坐班车先到普洱(85元,3.5小时)。勐腊每天有几趟班车直达普洱(当地人仍习惯叫思茅),不必去景洪转车。普洱客运站旁边就是一家大酒店,但走不到一站地就能找到多家60元左右的宾馆。

D4:普洱——昆明

普洱至昆明的日班车行程约7个小时,中途在墨江吃饭。客车停靠在南得不能再南的昆明“南部客运站”,下车后走到附近的新螺狮湾公交枢纽站坐154路(或209路,车少)到终点就是火车站了。在火车站取了事先从网上订的昆明——北京T62次车票(555元硬卧中铺),离开车还有两个多小时,去车站VIP候车厅(20元)消磨了一下时光,那里有无限制的上网。

墨江汽车站比较有特点

D5:昆明——北京

一天都在火车上,基本上是上午在贵州境内,下午在湖南境内,翻山越岭,穿越无数隧道,窗外的景色使这趟火车没有白坐。傍晚抵达长沙进入平原,这趟火车的时间安排可谓绝了。

D6:北京

上午11:45,T62次缓缓驶入北京西站(大约晚点半个小时),我这次跨越6天、历时114个小时的曼谷——北京陆路之旅也宣告完成。需要指出的是,如果中途不做停留,昆明与老挝会晒和万象之间都有直达巴士,但也只能节省一两天时间,而且很累,这类巴士可能更适合云南人来泰国公干。我这次半旅游的行程总体轻松愉快,只是最后两晚火车硬卧有点疲劳。全程交通食宿共花费约1300元人民币(不含老挝签证及旅游费用),大约与最便宜的北京——曼谷单程机票相当。

阅读:478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